林壑慈悲。
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
阮陈用他们的经历写了个故事。薄薄的笔记本,泛黄的纸页上笔力劲透。内容也尖锐极了。
这时阮陈才明白当时他是怎样铁了一副心肠去喜欢这个人的。
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

摘纪录:

五分喜欢的人,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。有七分喜欢,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。有十分喜欢,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,憋着。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,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。
——朱生豪


感谢推荐

考试拜托了…

朴老师书法:

万粉福利预热 | ※第一弹※

开博近半年,Lofter已近万粉,一直想着弄点啥福利,苦于没时间。上周做了四款书签,拿去印制了实物,五月十九号二十号托亲友带去上海CP,有同去的朋友免费送。

另外psd源文件我会po在评论区,开放除商用以外的授权,改编或分享希望能注一下出处。再次感谢各位,祝生活愉快,喜欢点个小蓝手🙏

5月9日

夜已经很深了,黑暗一寸一寸侵蚀空间,渐渐的,周身只有灯光照亮的一圈亮处。她微垂了头,把滑落的发别在耳后,莹白手指衬着黑发仿佛白纸黑字的透彻清明。书页哗啦啦的翻过,夜晚这样漫长,可也不难打发。
宋如雀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,美得好像水墨画。安适,恬淡。
这让她想起了初次遇到宋展眉的时候。也是夜晚,路灯投下的光影里,宋展眉身着一袭单薄的布衫,带着零星的行李,蹲坐在路边哀哀的哭泣。象牙白的面颊,长睫投下的灰色阴影,和眼底的泪光都昭示了这个人有多无助。仿佛一只离群索居,独自整理羽毛的鸟雀。看过深夜哭泣的女人,才明白,苍生如雀。宋如雀看的入了神,指上一下没了轻重揪痛了怀里的猫,黑猫惊叫了一声划破了夜的宁静。宋展眉抬了头撞上宋如雀的眼,淬了冰似的眼,藏着千百年来男女的情欲以及挣脱和沉沦。
及至回神,宋如雀自嘲的抿唇笑了笑,满身酒气无处藏匿,领口半敞,精致的盘扣被扯散,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出锁骨处的吻痕。宋如雀眼角嫣红,唇色较以往更加鲜艳仿佛万般春色都汇聚在上头。
宋展眉闻声抬头看到宋如雀后搁了书,脱下身上薄外衫,丝绸的睡衣贴个曲线,藕荷色更加温柔。宋如雀脱了旗袍,华美的布料被弃置在床脚,仿佛爬上岁月的跳蚤。宋如雀躺入床,探臂紧搂宋展眉,尖而小巧下巴顶在她肩窝,水红唇瓣细吻她发,不着寸缕的身子贴合,水乳交融。夜晚的步子渐渐走远,灯光被熄灭,入眠的浅息更加香甜。








希望我能不失眠了…

占尽春光。

在《惊情四百年》后,德古拉伯爵一度成为我男神。最迷人的就是德古拉远赴英国在伦敦和女主相遇,一派绅士形容,神情掩藏在眼镜后,看着女主说:“这么美的女士,怎么能独自行走在伦敦街头。”
可能是我的少女情怀作祟,我向来喜欢穿越时空的爱。
《惊情四百年》包含了悬疑和爱情。都说千刀万剐的爱才生动,德古拉和米娜算得上是经历了很多。
上帝最终还是慈悲的,当德古拉的诅咒被解除,爱仿佛也被升华。